Love is in family > 臻爱故事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她是一位芭蕾舞家,毕业于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,创办了曾雪丽舞蹈学院,十七年开设了三间分校。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,她又在四年内生下三个可爱的女儿。为更多家庭传递美好,她撰写《基本礼仪》一书,并用粤语和普通话配套出版了DVD。

在铜锣湾利舞台的九楼,一袭浅灰色衣裙的曾雪丽优雅赴约。眼前这个女子,笑容亲切,言谈风趣,举手投足间尤见芭蕾舞的韵致。从学者到教者,从家庭到事业,她用智慧来平衡美好的生活,不仅是一位优雅睿智的职业女性,更把握住自己最重要的身份:成为一个好妻子,一位好妈妈。

“在我们的婚姻里,丈夫是头,妻子是丈夫的帮助者。”雪丽浅笑地说:“任何事情都是很简单的,生活的次序很重要:信仰第一,家庭第二,工作第三。我和丈夫的关系很好,孩子们就感觉家里很温暖。丈夫和孩子每天很幸福,我工作才轻松快乐。”

“芭蕾舞,很多孩子也可以跳得很好很美,但若没有好品格,那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外表。父母很多时候就只是告诉孩子,要乖,不要做这样做那样,但小孩子有时并不明白准则为何。我们就用角色扮演的形式,告诉他们什么是准时、尊重、创意和温柔等品格,而且要记忆奖励,才可帮助他们塑造好品格。”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身兼作家、漫画家、主持人等多种角色的东方月,尤有一股超然的美。东方月说,女人是男人身上的肋骨,向上保护男人的心脏,向下支撑男人的躯干。平视,她是一个依附者。附视,她其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帮助者。

孙云和东方月喜欢旅行。两个人一起旅行,是很幸福的事。有一次在埃及旅游时,正好碰上她生日。晚上,在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五星级餐厅吃饭,吃着吃着,钢琴师弹的曲子突然就变调成了《生日歌》,然后整个大厅的灯光都暗了下来,7、8个人穿着当地的礼服,弹奏着各种乐器在餐厅里穿梭。领头的那个人一手捧着雕花的蜡烛,一手捧着蛋糕。最后他们在她面前停下,整个餐厅的人一齐向她说“Happy Birthday!”当时东方月的眼泪就下来了。后来才知道,是孙云花了100美元特意请餐厅的侍者安排的。

一同做理想中的事业,一同生活,一同旅行,每年都要有两到三次旅行,他们跑遍中国的角落也行走了世界各地。好多年了,每一个假日几乎都是在欣赏别处的风景中度过。有一天她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风景——自己的家,这是最美的风景。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“爱是我们家的信仰”,冬夜,这位年轻英气的张潇恒,一字一眼地说出这句话。一月末的北京,夜黑风大,张潇恒、杨梅的家却被柔柔暖暖的灯火充盈着。

这个家和这家人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,既温情亲切,又朴质真诚。“我们一直希望能一起拍戏,去年又希望要个小宝宝,如今一切都实现了!真是很感恩啊!”杨梅的声音带着动人的喜悦。

家里很安静,电视没开,在客厅里宽大沙发的一角,杨梅正用最舒适的姿势,用臂弯托起伏卧肩头的小女雅歌,小家伙睁圆好奇的眼睛,时不时和来访者“依依呀呀”聊天。杨梅学着婴儿温软的语气打招呼。

“文艺界大部分人是以工作为先,要出名,不愿过早成家,特别是女演员,结婚生孩子,怕丧失机会,怕身材走样,怕淡出视线。但是我俩定睛的东西不一样,人生的排序也不一样。爱是我们的信仰,主宰着我们的家庭,对我们而言,家庭之于工作,更重要!”张潇恒在一旁补充着,目光笃定。

落地灯的桔光,为他们的脸涂上一层柔和的光晕,甚美好。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在2014年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三季的舞台上,被誉为“天才少女”的李文琦和依克拉木合唱一曲《Vincent》,令人印象深刻。导师齐秦评价说:“李文琦的声音非常清纯,可以划破夜空,而伊克拉木的声音又成全了李文琦。”

4岁学钢琴,5岁第一次在教堂唱赞美诗,天赋歌喉,12岁开始写歌,16岁的李文琦已创作30多首原创歌曲,并发行个人专辑《就算有失败》。

琦的音乐天才背后,离不开一个和睦有爱的家庭。

有时,文琦和妈妈探讨起恋爱和婚姻的话题。她问:“妈妈,为什么我的朋友们总说,恋爱就是一种感觉,感觉好就在一起,感觉不好就分手?”听了女儿的话,李晖的心真像被扎了一下,疼痛与怜悯的复杂感情涌上来。

李晖给女儿讲了父母相爱的故事,然后告诉她——我们必须了解真相,坚信并遵照真理而行,才能有对的感觉。

关于恋爱与婚姻的事实真相是什么?就是“一男一女,一生一世,一心一意”,坚信并持守这个真理,才会一生享有爱情的甜蜜。而他们夫妻的爱情,亦是如此。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袁大同是中国著名婚姻与子女教育专家。多年来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,讲题涉及恋爱、婚姻、家庭、亲子教育、方法和品格塑造等多个方面。

在电影里,我们常常看到,婚礼上的新人们是一起携手走过一条长长的红地毯,再到手持圣经的牧师面前宣读誓词。为什么结婚要走红地毯?红色又象征着什么呢?

袁大同老师说,世上最早的盟约仪式,发生在公元前,当时犹大的首领、耶路撒冷的首领和国中众民曾将牛犊劈开,分成两半,人们从血淋淋的路中经过,在上帝面前立约。如果违背这约定,必甘愿接受惩罚。

“盟约一旦缔结,就是不可废弃和反悔的。婚礼也是一种盟约,红地毯就是象征盟约的血路——婚姻是一生一世的永恒盟约,神圣,也要付得起代价、经得住考验!”袁大同如此道。

十几年前,袁大同夫妇曾为一对年轻情侣举办婚礼,当时他们从外地来京打工,很想结婚,却没有积蓄。袁大同把那对新人的亲戚朋友请到家里,把客厅布置成小会场,鞋柜当讲台,机缘巧合地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婚姻讲演。从那以后,他常常接到讲课和主持西式婚礼的邀请。

2002年,结婚二十周年的大同和尔玲,突然有一个很妙的想法:相约其他九对友人夫妇,一同走过红地毯,在十字架前庄重的重盟婚约。“婚姻充满奥妙又如此神圣,我们这一代,由于以前条件的限制,很多人结婚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婚礼,回想起来,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些缺憾。当我们有了信仰,走过婚姻中的高山和低谷,更明白婚姻的意义为何的时候,重蒙婚约,是我们夫妻的一个见证和一次重生。”袁大同和尔玲如是说。

大同和尔玲是第一对发言的夫妇,他们在熠熠光华下,手挽着手。尔玲仰望着大同的眼睛,深情地说:“大同,我们结婚大概二十年了吧,随着年岁的增加,有时好像淡忘记了爱,重新燃烧起来,觉得在信仰里面才能有这样的爱情,所以盟约重新点燃了我们的爱,使我们在今后人生路途上,能够同心合一,一直走到永恒。”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高意静:自然艺术家、空间设计师,生活艺术品牌珍爱时刻的创始人;长期为中国大陆及台湾顶级圈层提供高端宴会、婚礼、活动的设计、策划和顾问服务。著有《珍爱时刻——盛放的婚礼》一书,并成为在堪称业界奥斯卡奖的“世界公关活动大赏”(Special Events Gala Awards)中,屡获殊荣的首位亚洲设计师。

二十多年来,高意静筹备了大大小小千余场婚礼,如今仍会感动:“因为每场婚礼都不一样。有时是看到丈夫见妻子打个喷嚏,忙脱下西装,为妻子披上,细心闻讯是否不舒服;有时是新人互相凝望时,那种深情流出的眼神,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们两人。你能想象吗?哪怕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,你都会觉得感动到不行。”高意境的声音非常轻柔:“没有感动,我们也做不了这一行。”

“一个好的序曲,是婚姻好的开始,这对新人来说,非常重要。”高意静如是说:“好多人说,婚礼是办给别人看的。我说错!当你经过隆重的仪式感时,在你的心里,便成为一个永恒的记忆。当婚姻中再遇困难,不要忘记你们最初的爱,曾经为了对方,那样的认真、投入、执着。更不要忘记,你们在婚礼中的神圣使命感。好好办个婚礼,非常重要!”

因为它很短暂,所以更要珍惜。把每个短暂的时刻珍惜了,就成为永恒。就像两人在婚礼中说的那句“我愿意”,说出来只要一秒,但彼此要经营一辈子。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尼奇·李和希拉·李夫妇来自英国,结婚38年,育有四名子女,是全球著名的婚恋专家,也是享誉世界的国际亲密关系中心创办人。1985年,他们创办了《美满婚姻预备课程》;1996年又开办了《美满婚姻课程》,课程已传播至109个国家,超过30万对夫妇从中受益。他们一起撰写的《婚姻书》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,被公认为是走向和谐恋爱关系、保持美满幸福婚姻的权威指南。

“这些年间,我们生活在日本、英国东北部和伦敦中部。我们共同经历了四个孩子的出生和大约1528个不眠之夜。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拥有四个八岁以下孩子的压力和喜悦,也会知道教养十几岁青少年的复杂和烦恼。我们也共同经历过疾病和经济上的难处。”

“我们的经历与很多夫妇并无不同。我们过去一同驾车行驶30万英里,谈了15000多小时的天,也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万多个夜晚。我们一同工作,一同娱乐,一同欢笑,一同哀哭。我们也曾因对方而感到挫败、恼怒、迷茫和狂喜。但我们仍然真挚地爱着对方,并且用心经营着我们的婚姻。”

尼奇和希拉说,我们的婚姻不会比别人的婚姻更特别。现实生活中,教科书式的婚姻并不存在:没有毫无瑕疵的婚姻,每一对夫妻都是独特的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那么,美好的婚姻只是出于幸运吗?那些对婚姻感到失望的人,纯粹是因为他们找错了结婚对象?

“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我们越来越多地去帮助别人解决婚姻问题,经验告诉我们,建立一个稳固而幸福的婚姻是需要方法的:我们必须了解沟通的艺术,让对方感觉到爱;我们必须学习如何解决冲突和操练饶恕。我们还发现,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亲密的性关系一定会带来快乐。”尼奇如此道,“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深深的渴望,就是能够在情感、心灵和身体上向另一个人完全地敞开和坦白。两个人相爱的过程中,将自己完全、彻底地交付给对方。”

因为,婚姻是持续一生的爱的经历。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诗人、作家、画家,施玮给人的第一印象是:丰富和鲜明。

她和丈夫张骏,聊起婚姻,说:“我们遇见爱,成为爱,是人生的必然。”在诗里,看见了丈夫对她的宠爱。“你对我一切的称呼,都加了个‘小’字/我种小小的丝瓜,用小小的饭碗/看你的眼睛是小的,打你的拳头也小/踩在你脚板上跳舞的脚是小的,歇在你掌中的手也小……很满意做你的小妻子,小女儿,小玩具/我那可以放下整个宇宙的心灵,在你面前/不过是朵未开的蓓蕾。”

我确实是一个矛盾体。”施玮这样评价自己。旁人的眼中,她自信、独立、才华横溢。在一些文学活动、讲座,或者哲学类读书会上,人们常常看见她高谈阔论,甚至他们都忘记了这是女人,她的逻辑性和敏锐度和男人一样。这个时候,丈夫总开车来接她,他一叫她,人们就发现,“施玮怎么猛然间就变成女人了呢?”

“因为丈夫完全把我当成小女孩,甚至学龄前的小女孩。”施玮笑着说,比如过马路,他一定要拉着她的手,觉得不这样我会被车撞到。他们家账单从不给她看。尽管,她完全不像丈夫想象的那么“幼稚”。她一个人到纽约,租了一辆车就开着转。她写作的时候叱咤风云,但在家里是小女人。这是一种幸福,也是一种烦恼。她轻吟浅笑:“安安心心做一个小女人,挺好的。但我在思想上非常独立,双重性格就这样形成了。”

十几年的相爱相守,仿佛是一个生命嵌入另一个生命里,如今,他们已是一体。“她是我心灵的依靠,在家中困难,我失去奖学金时,她没有埋怨,而是放下所有写作和学习打了三份工,这是一位才德的妻子。她热爱操持家务,喜欢烹饪和家中装饰,用最少的钱装扮出最好的效果。无论居住条件好坏、工作忙否,家中一如的整洁,洋溢着一种温馨的小情调。我常笑唤她‘永动机’,总是让她少做点,但她深知,一个整洁温暖的家,可以让丈夫回家时感觉很轻松。”张骏如实地说。

“我想成为作家,他就一直鼓励我写。我想画画,他就陪我去博物馆看画展。我出去演讲,他就开车接送。我上网,他是我的电脑专家。为了让我生活安定,他放弃化学专业,改读电脑专业的。”施玮说:“其实,他工作很出色,但我问他有什么雄心壮志,他说没有,他说上天给他的使命,就是管理好这个家,也就是管理好我,因为咱家只有一个小兵。我实在感到丈夫是个真正了不起的大男人,他心里和能力上强大到既能做好自己的工作,又能以帮助妻子实现命定作为自己的志趣、理想。”

这幸福,一如施玮在诗中所写:“你我的婚姻——好像日子穿在一双舒适暖和的鞋子里。”

爱在家庭

【唯爱与家庭恒久不变】

北京的地铁口,徐丽披一头长发,一顶卡其色帽子,一袭大地色长裙,站在高大的刘健身边,特别自在地“小鸟依人”。这是他们结婚的14年,已经牵手走过了两个“七年之痒”。从彼此的眼睛里,他们仍然能找到最好的自己。

他们喜欢酷酷的摇滚乐,认为摇滚是一种正能量,敢于说真话。然而,他们指尖的琴弦和口中的歌声,却飞扬出一曲又一曲现代积极有力量的赞美诗。

“很多次,就是一句歌词抓住了我的心,像把人激活了一样。那个力量无法用理性去抵挡,我们喜欢这种力量。”聊起音乐的刘健和徐丽,眼睛是发亮的。

“从结婚到现在,他从没夸过另一个女人漂亮,从来没有!”想起这个细节,徐丽忍不住笑了。她的性格,单刀直入,他的性格,沉默包容。两人在一起,是相互欣赏、相互塑造。

“幸福很多,我们内心给对方打分很高。如果问夫妻之道是什么样子,我想,两人在一起就像是粘在一起的纸,没人能把它分开,撕开以后,还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”在徐丽的笑里,有属于一个女人的满足和安心。

  • 曾雪丽芭蕾舞者

  • 东方月主持人、作家

  • 张潇恒、杨梅青年演员

  • 李文琦天才歌手

  • 袁大同婚姻专家

  • 高意静自然艺术家、珍爱时刻的创始人

  • 尼奇和希拉国际婚姻专家

  • 施玮诗人、作家、画家

  • 徐丽和刘建彩虹来乐队